日本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?(九) —- 如何才能移民日本?


移民海外是一個敏感又熱門的話題,但是,確實是一些港人追求的目標。
日本,一個溫良小島國、富士山、櫻花、東京、京都、AVAkira崇尚美學、欣賞孤寂、素煉乾淨、宛若一株精緻Bonsai盆栽。

日本又充滿矛盾;
極度好戰又極度溫和;
極度黷武又極度愛美;
極度粗魯傲慢又極度彬彬有禮;
極度死板又極度靈活;
極度勇敢而又極度膽小;
極度保守而又極度喜歡新事物;
極度物質享樂又極度崇尚精神。

著名的《菊與刀》,美國人如此刻畫日本三島由紀夫在其著作《葉隱入門》中對武士道經典《葉隱》及武士道精神進行了獨到的解讀。所謂武士道,乃求取死若歸途之道也。「葉隱」在日語中的意思為「隱沒在草木之間」,《葉隱》中膾炙人口的一句「所謂武士道,乃求取死若歸途之道也」,其表現的是以死奉公,毫不猶豫,在君主目不可見處也要盡忠的武士道精神。


如此悲壯而殘酷的道德律,讓武士的身份又增添了幾分悲劇英雄的色彩。日本人善於壓抑自己的情感。地震、海嘯、颱風,大海給日本更多的是痛苦回憶。也塑造了日本人孤寂、內斂的島國性格。

武士被要求將自己的想法與感情,深埋心底,不表露一絲。朋友最悲傷的時候去探訪他,他會紅著雙眼、兩頰濕潤,但會露出與平日一樣的笑容來迎接你。
日本完全不像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。

已成為全球年輕人最嚮往的旅行地,哪怕是對日情緒最複雜的某國人、韓國人。去了還想再去的國家就是日本!


為什麼如此迷戀日本?

因此,日本是中產和平凡人的天堂,個人英雄主義在日本要四處碰壁了。日本社會均富。循規蹈矩,萬物各就其位。大家收入都差不多,仕途晉升之路很固定,問你幾多歲,基本就知道你的月工資了。一個才華橫溢、愛出風頭的職員在公司集體裡很難受待見。沒臉見人的後果很嚴重,甚至要用生命來遮羞。

過去40年,港燦移民最多的國家,第一是美國,第二是加拿大,第三是澳洲,第四是紐西蘭,第五六是新加坡、台灣。但是經過這麼多年的磨合,這些國家開始阻攔某國人移民,尤其是Trump上臺以後,對於某國人的移民打擊力度加大,甚至在美國讀完研究生,找到了工作,都不一定給你簽證。哪怕你持有美國綠卡,都有可能把你趕回你的原籍國。

此舉一定會殺埋香港人。在妳這一代一定發生。

即使如此,並不沒有澆滅移民海外的熱情。於是,大家把聚焦的目光對準了日本。因為日本畢竟是我們的鄰居,飛福岡,只要兩個半小時,當天都可以來回。

除了距離的便捷性之外,日本與我們的文化相近也是一大利處。至少妳們不懂日語,也能大致看得懂日語漢字,一個人拿張地圖在東京兜一圈,估計也沒有多大的問題。


第三,是飲食比較相近,日本也是以海鮮為主,我們大部分人對海鮮都挺感興趣。同時日本還有許多的中餐館,麵食也多,餐飲習慣與歐美國家沒有那麼大的差異。台灣人投資海外,首選也是日本。

那麼,港燦能不能用移民美國加拿大的手段,來移民日本呢?答案是NO,因為日本不是移民國家。它的簽證一欄裡,沒有投資移民這一資格。也就是說,想俾一筆錢給移民Agent公司,通過開公司、買房地產等名義獲得美加澳紐等國的工作簽證或綠卡,是行不通的。

最近,我們日本公司收到幾位同學的諮詢,說有移民機構宣傳說:只要在日本投資一家公司,就可以獲得移民的資格。我說,這是騙子。

為什麼?

妳通過移民中介機構在日本註冊一家公司,作為投資人,妳第一年是可以拿到經營管理簽證(俗稱老闆簽證)。但是,第一次簽證往往只給妳一年。如果妳接下來到第二年要更新簽證的話,問題就來了。

第一,本人有沒有在日本居住半年以上(證明確實在履行老闆經營者的職責);
第二,妳能不能拿出公司的結算報告書(證明妳的公司確實在正常經營);
第三,妳和公司有沒有納稅記錄(證明妳對日本社會的貢獻);
第四,妳有沒有雇傭日本員工(證明妳對於日本雇傭的貢獻)。
如果。拿不出這四份資料,那麼,Sorry簽證就無法更新,妳的移民之夢就此破滅。

當然,我們這些都有。


那麼,為了能夠獲得在日本的經營管理簽證的連續更新,就必須用錢養住這一家公司。那麼,養一家公司最低限度的每月支出是多少?算一筆帳。

第一,妳需要租用一間辦公室(自己Home Office也可以)。在東京的話,這一筆錢,每月至少需要10萬日元。劏房5-7萬日元。
第二,妳至少需要雇傭一名員工,最低20萬日元月薪。
第三,妳本人也必須開支最低20萬日元的工資(必須要有納稅記錄)
第四,妳需要繳納法人稅、人頭稅和各種社保費用,每月平均至少10萬日元。
第五,每月的電話費、通訊費、水電費、交通費,至少也需要6萬日元。

也就是說,每個月什麼都不做,就蹲在辦公室裡喝茶吹水,一個月必須開支60多萬日元。如果妳的住處與辦公室分開的話,那麼,更貴。

也就是說,為了還能拿到這一經營管理簽證,一年至少要在日本燒60萬元。最為關鍵的是,如果妳燒了這60萬元,而公司還沒有一點的經營業績,這60萬元等於白燒,因為公司沒有實際的經營業績,日本出入國管理局照樣不會給妳簽證。

簡單地說,移民中介機構說在日本辦公司可以移民,這話沒有錯,但是他給妳設一個局。因為幫妳註冊完公司,辦理好簽證,收完妳的錢,第二年的事情,他就拜拜不管了,事實上他也沒法管。



那麼,有沒有最便捷的管道,可以迅速拿到日本綠卡,日本叫永久居住權呢?

有,但是妳必須是高學歷或者其他專業人才。又或者學我地,找山口組及社團先圈幾塊地,找劃則師出圖,起Boutique Hotel (APA Hotel)、起老人宿位、老人院、一舊一舊賣走,不賣也行,個個月收租金,6-8%一定有。日本的老人院是先放下幾千萬Yen留位費,再月月比租,單位可租可買。

近年經濟不斷唱衰,日本自嘲是「失去的20年」。但它依然富裕,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。若按人均來算,日本是全球經濟最強、科技最發達、教育水準最高、國民素養最好、貧富差距最小、醫療福利最好、食品最安全、犯罪率最低的國家之一。


想去日本做買賣、做刁、搞投資的人,他們和日本企業稍微接觸之後,對日本企業決議一項業務之繁瑣、耗時之長,有時會感到非常不可思議。

想給日本企業投資、找相關的企業,不能說難於上青天,但至少不是易事。港日在技術觀點、企業概念上完全唔同,並非因為一個有市場、一個有技術及現成的產品、一個有錢,就能一拍即合。

在商業上實現日港互補,其實很難。

但無論如何,這個民族的高明審美,折服了我們。日本人看待事物具象、細節,缺乏統領全域的視野,日本社會更缺乏必要的彈性。戀物天賦的日本能獨霸天下;但服務為王的資訊化時代、智慧化時代,日本人有點找不准節奏了。最主流的日本,成了全世界的非主流。 

這骨節點,他們就需要我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