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真正的可怕的地方在哪兒?(十六) —- 福岡能超越東京成為創業之城



我們的公司設在日本九州福岡Fukuoka,為什麼?平囉。

福岡位於群山與大海之間,是一座努力自我創新的城市。儘管日本一向以首都東京佔主導地位,不少大型企業集團總部均設於此,但福岡這座城市的發展速度為日本No.1,有望成為日本的Silicon Valley。日本的Seattle,西雅圖近年升得幾利害,問問Ellen就知道。

日本的高科技享譽世界,但創新公司的發展速度卻驚人的落後,講來講去這個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僅有一家獨角獸公司。


福岡的年輕市長高島宗一郎很有領袖魅力,是前電視節目主持人,今年44歲。2010年他成為該市歷史上最年輕市長。

上任後他訪問了西雅圖,在西雅圖有著AmazonMicrosoftStarbucks等巨頭以創新企業生態系統。高島市長認為,福岡可以複製這種成功,幫助日本擺脫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的失落二十年經濟低谷。2011年,他宣佈福岡將成為日本的創業城市。

2014年,日本中央政府批准了他的請求,把福岡定位為針對創業公司的「國家戰略特區」,降低新公司的企業稅,並且為外國創業者提供便利簽證,從此,該市便躍升至國家商業創新聯盟排行之首。由香港飛三個鐘就到,最重要還是年輕的勞動力以及便宜的物價,讓生活和工作之間平衡。


做生意,日本與香港有些不一樣。

日本社會與很少以資本金多少來評判一家企業的實力。錢多錢少,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公司的實力,但是,並不是評判一家日本公司實力的唯一標準,因為一家公司除了資本實力之外,還有它的技術實力。而技術實力,恰恰是日本匠人們擁有的最大資本。許多中小企業就是死頂住最低的資本金額不增不變,以避免多交法人稅。

在日本,做企業,首先要做人。

CEO自己亂七八糟,像那些藍絲廢中玩明星吸毒炫富那麼,這一家企業也好打有限,就不會有很強勁的生命力,因為大公司絕對不會跟你做生意。日本社會對於犯罪,幾乎是零容忍。尤其是老闆如果有案底,那麼這家合作夥伴馬上要割席。


我認為香港對福岡的長處不太了解,只是當她是旅遊城市,福岡的主要機遇在於它靠近亞洲其他國家,這讓它得以向海外吸納人才,而非與東京正面競爭。

選擇福岡不僅僅因為這是創業者的家鄉,人才以及資金也是一個重要驅動力。福岡的風險投資資金有限,波所以當創業公司成長後,他們逐漸需要前往東京尋求投資以及客戶。

我們正發展一個人才、專家以及融資渠道良好的生態系統,支持市長此前提出的福岡「生活實驗室」計劃,福岡對創業活力、生活質量以及政府支持的有機融合成為了一個不錯的備選模式。這種社會環境也使得當地日本的匠人們、希創業者堅信只要努力於自己的事業,做老實人,辦老實事,真誠待人,虔誠待事,就一定會獲得社會的認可,也一定會得到相應的回報。

最重要這裡沒有TG、沒有狗官、沒有謊話連篇的黑警。


201962930日,我們舉辦兩場關於《京都京町家的投資分享會》,三個月之後,京都京町家考察團如期出發,二十多位同學們包括著名上市公司的CEO,城中名醫、IT科技界專才、財經界人士、父子兩代同行的,港日同事不敢怠慢,行程安排力求妥善,力求賓至如歸。

此行得到各位同學稱讚,不少同學馬上決定投資,賺取未來的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