妳所有的失去,最終都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(二)

心軟是病,情深致命,感情裡,誰認真就輸了。據說,茫茫人海中,兩個人相遇的概率是千萬分之一。相遇很難,能夠遇到一個人真心對待自己,更是難上加難。

感情裡,有三種人一定不要辜負。

第一種:年輕時能陪男人過苦日子的女人。

第二種:年老時能陪女人過好日子的男人。

第三種:叫廖啟智。

好的丈夫,會把妻子的付出看在眼裡,記在心上。她為他受的委屈,遇的磨難,都會換來他的珍惜;挺過艱難險阻,歷經千辛萬苦,終於苦盡甘來,守得雲開月明。

Odoo • A picture with a caption

廖啟智,人稱智叔,行年六六,戲如人生,平淡真實,並不順遂。

智叔不愛說話,吝嗇笑容,其貌不揚,沉默寡言,總是側著頭,孤冷的神情,皺紋從眼尾插上鬢角,像刀疤。他飾演的配角,扮好人活不長、演壞人死得慘。

Odoo • A picture with a caption

爾冬陞說:「他的眼神,能殺人。」

智叔眉毛稀疏,眼角低垂,似笑非笑,目帶寒光,他一出現,電影裡就十面埋伏,刀光劍影,大事不妙。

《無間道2》,他演倪家三叔。殺人放火,毀屍滅跡,他掏一支口琴,吹一曲《友誼天長地久》。長夜難明,背脊森寒,成為港產片經典。

《線人》,他演半瘋半癲的老線人。最後一幕,舊曲故人,含淚陶醉。恨、痛、哀噬上心頭,這一哭,觀眾五內如火燒。

Odoo • A picture with a caption

《殺破狼》, 甄子丹、吳京、洪金寶、任達華,粒粒巨星,個個是能打能演之大爺,廖啟智照樣殺出重圍。 聽到好友生瘤,先是不動聲色,忍、等、爆,砸爛茶杯,掀翻飯桌。他被一刀割喉,血如泉湧。

Odoo • A picture with a caption

影評人說:他演得就像他已經死過十次。

他當年在藝人訓練班。 身高不足170 cm 年紀全班最老、外形全班最差,他像一塊頑石,扔進黑溝裡,無聲無息。但他卻喜歡上了班上最漂亮的女孩。上課第三周,他向女孩表白:我喜歡你,你會不會嫁給我?

            Odoo • A picture with a caption     

女孩笑笑,像黑溝裡的一抹明月。

畢業後,女孩靚絕TVB,她是劉德華的女主角,和梁朝偉演情侶,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名字,陳敏兒。

他為劉德華、梁朝偉、黃日華、周潤發做配角,一配就是10多年。合作過的演員飛黃騰達,而智叔仍在節目中扮醜角、扮女人。全世界都說兩人不配,她對他的體諒和成全,都會換來他一生的感激。

Odoo • A picture with a caption

往後餘生,花開花落,雲卷雲舒,不負韶華不負卿。

智叔,沒讓敏兒失望。 1993年,他憑藉《籠民》中癡兒一角,橫掃吳鎮宇、梁朝偉、甄子丹,奪下金像獎最佳男配角。

事業有成,智叔家庭美滿,三個兒子接連出世,一家5口,歲月美好。

智叔笑說:我從沒想過做明星,我只是一位演員。打份工,有糧出,回家陪老婆兒子。但老天爺,最愛折磨老實人。

2001年,陳敏兒生下第三個兒子,產後患上了抑鬱症。廖啟智面對突如其來的家庭重擔,一聲不吭,拍戲養家,更要照顧老婆孩子。在廖啟智的呵護下,陳敏兒的抑鬱症逐漸好轉。

可誰也不曾想到,才三歲的兒子廖文諾患上血癌,突如其來的打擊讓廖啟智瞬間崩潰,躲在無人的地方泣不成聲。小兒子病重,妻子抑鬱,家裡還有年邁的老人和兩個年幼的兒子,廖啟智咬緊牙關,一個人默默地扛下了所有苦難。

這之後,廖啟智推掉了所有片約,僅剩下一份兒童節目的主持工作,因為那是兒子們最愛看的電視節目。這之後的無數次放療、化療,發燒、嘔吐,文諾苦不堪言,而廖啟智也心疼的無法入眠。

幾乎兩年的時間,廖啟智每天早上早上六點起床,先送兩個大兒子上學,再去醫院看望小兒子,給他按摩、洗澡、喂藥;等到了傍晚再匆匆趕到電視台,笑容可掬的主持親子欄目,再深夜回家,周而復始。

別人問起,他就低頭抿嘴,一直說:「多謝,有心了。」

   Odoo • A picture with a caption

同樣是2003年,《無間道》中飾演倪家三叔,倪永孝的得力助手。有一場戲,奉命解決某個大佬,將其綁到郊外活埋。一邊揮鍬埋屍,一邊的三叔衣冠楚楚吹著口琴,居然是蘇格蘭民歌《友誼地久天長》。表情漠然,畫面詭異又荒誕,成為《無間道》諸多經典場景之一。

而這場戲居然是廖啟智自己加的。

籌備戲期間,大家發現廖啟智一直在片場吹口琴,很多人都以為他是在派遣憂愁,問也不敢問。彼時,就是廖啟智的第三個兒子廖文諾此時剛被查出身患血癌,知曉內情的人無不對智叔十分同情,等到正式開拍時候,廖啟智忽然找到導演麥兆輝,淡淡說自己要吹口琴。

導演肯定有他的想法,就同意了。

於是,就有了三叔殺人口,靠在車邊默默吹著口琴的詭異場景。

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演員,總能將看似平淡的場景裡融入一種氣氛,而這種氣氛使得故事也增添了更多的回味和層次。

三年後,小兒子魂歸天國,廖啟智已經不懂哭了。 他為諾諾舉辦了一場熱熱鬧鬧的葬禮,全場都是兒子最愛的藍色,天是藍的,人是灰的。

白頭人送黑頭人,眼淚都吞到五臟裡,唯一一次大哭,是兒子離世後,他照常起夜給他蓋被子,一開門,床上空蕩蕩。

死亡不可怕,可怕的是活著。生命中總有許多令人難過的事情,學會遺忘重新上路,是對逝者以及活著的人最好的安慰。


小兒子走後,廖啟智再次回歸演藝事業。

他的情況,世人皆知,很多導演都主動邀請他加入自己的新戲,廖啟智也將全部的精力放在了更多戲的拍攝中,看上去和以往沒什麼不同。

自那時起,智叔更沉默了。

2009年,廖啟智憑藉《證人》新爺的角色,再度奪得金像獎最佳男配角,這是他時隔15年第二度奪得該獎項。

接的戲越來越多,他的眼神兇狠非常,裡面像是深海,時而波平如鏡,時而翻起暗湧。像是一頭離群索居的野獸,紅著眼在找尋什麼。

一股陰邪之氣,陰險狡詐的反派;有時又是淡泊沉穩的感覺,扮演的是正直無訶的普通低下層形象。他身上那股亦正亦邪的氣質,在多年生命的磨煉之中,愈發迷人。

短短3年,他拍了13部電影、10部電視劇、4部舞臺劇,不眠不休。 直到2009年,他終於笑了,在金像獎的舞臺上。 他握著獎盃說:仔啊,16年前那個獎爛了,承你貴言,爸爸又得了一個。諾諾,這個獎我和你都有份。他仰著頭輕笑。

Odoo • A picture with a caption

台下的人哭了。當年明月在,難照彩雲歸。
 
原來,這是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承諾:爸爸答應你的,拼了命也會贏回來。

沒有人們說的落魄,也不像坊間傳的心酸,他在大學做講師,有固定的收入,他一直在演戲,沒想過當明星。

記者曾問:你為什麼能演好小人物?智叔笑笑。 沒難度,因為我就是小人物。

塵世間的苦難,人生中的無常,他飽嘗過、泣血過、痛哭過,他的傷痛令每一位觀眾都覺得快窒息,體現了心酸。然後借來一滴淚,供諸君欣賞。 

戲如人生,人生如戲。我是人間惆悵客,知君為何淚縱橫。不求幕幕精彩,但求落子無悔。


往後餘生,風雪是妳,平淡是妳,清貧也是妳。榮華是妳,心底溫柔是妳,目光所致也是妳。願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離。

人間日月去如梭,廖啟智今年已經六十有六。 出演了一輩子的男配角,卻早在此生中,成就了自己的最佳男主角。

情深意真,豈在醜俊,千山萬水,苦隨君行。確實如此。